云霁

风起天阑 2

 @蟹子 


陌清珩被带回去养伤了。

他突然想到逍遥天阑好像也受伤了,重吗?那么多人围攻他……

“这次多亏了陆兄啊!”

“是啊,若非陆兄一剑斩断了那魔星的铃铛,我们也不可能有机会啊!”

“没想到那魔头竟然将那铃铛当个宝。”

“不过,若非他非要去捡,我们也不会有机会重创他啊!”

“我这一剑,必要他毒入心髓,估计,没过多久,这魔星必将魂飞魄散!”

犹如五雷轰顶,陌清珩怔怔的坐在那里,旁人还在笑道:“这次多亏了清珩道长的消息,我们才有机会密谋这一场屠魔大会,才有机会除了这魔星啊!”

“是啊,多亏了清珩道长啊!”

陌清珩感觉就像有无数的蛇吐着信子露出狡诈而奸佞的笑,他却无力反驳,他真的……真的只是想见见他啊!!

为什么,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群人,生生的撕裂了他们本就浅薄信任。

……

多久了,多久没像现在这样,疼的五脏六腑犹如被撕扯。

多久没像如今这般狼狈的逃窜。

一次次的缩地成寸,一次次的撕裂空间,但是还有人,还在追赶,追杀,要彻底抹灭他的存在。

“天阑,我……喜欢你。”

“可以见见我吗?”

“我准备了你最喜欢的庐山云雾。”

“可以过来吗?就在天平山。”

“呵呵……哈哈哈哈!”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,笑出泪来,“真是可笑啊逍遥天阑,你居然还敢轻信他人,你以为,区区十几年的时间能改变一个人的本性吗?你以为你所做的就能代表什么吗?你依旧还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啊,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啊!”

“因为你的轻信,你的家族因你而灭,因为你的轻信,师父为救你而死,如今,你还要付出什么代价?死亡?他们还没死啊……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你忘了吗?!”

他的嘴角流下黑色的血迹,目光空洞,这是他开始下一次轮回的预兆。

他伸出手扯掉了头上金色的发饰,白色长发垂及地面,用力的捏碎了。

与此同时陌清珩手上的扳指碎裂,他猛地站起身。

“天阑?”

……

逍遥天阑直接给自己吃了颗丹药,然后直接从时空裂缝进去了。

陌清珩几次撕裂虚空终于到了这个地方,地上是一滩黑红色血迹,还有那个已经损坏的发饰……

“这个发饰很适合你。”

“无聊。”

“真的,你看多好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陌清珩:“戴上看看呗。”

他一伸手将发饰拿到手中,借着发饰上的发绳绑了个马尾。

陌清珩:“这样多好看。”

“哦。”

陌清珩:“你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不笑一笑?”

“因为我一笑,就要死人了。”他淡淡瞥了一眼,“你要看吗?”

陌清珩:“你笑吧,只要你笑了,我死都瞑目了。”

他伸手捂住头,疼,非常的疼,记忆却在不断流逝。

这是惩罚。

让他就此忘记他,永远不再记得。

我从没有这般喜欢过一个人,他那么冷,那么狠,那么无情,可我还是喜欢他到骨子里去,只是却再也没了结局,因为我……把他弄丢了。

于烟雨时节,见一人,似谪仙,一眼误终生。


风起天阑 1

 @蟹子 


“他死了!”

“是魔星!”

“是逍遥天阑!”

陌清珩望着那个身影,他白色的长发飞舞着,他的手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,插进了那人的心脏,冷冽的红色眼眸注视着自己,嘴角是嗜血残忍的笑意。

“弑师之人,罪无可恕!”

他清冷的声音第一次带着森然的怒意。

“就凭你这个杀人无数的人还有脸给别人定罪?”天平山长老怒道。

“哦?我不行吗?”他猛地收回手,那人倒在了地上,冰冷的红色眼眸看向他,笑容淡去,黑色的鎏金长靴敲击着地面。

他一伸手,那长老就飞身到了他跟前,被猛地掐住了脖子:“罪名,弑母。”

“嘎啦”一声,他倒了下来,双眼瞪得大大的,死不瞑目。

“谁给你们勇气,以为人多,就可以骑在我头上?”

陌清珩看着他,那个人,依旧穿着黑色鎏金长袍,依旧那金色的发饰,光照在他身上,那样刺目,耀眼,却带着与之相反的冰冷。

“杀了他!”

“快杀了他!”

“我们一起上!”

“杀了他!”

一道金色流光从汹涌的人群冲天而上,在那喧哗的人声中他听到铃铛响,他听到了悲伤到绝望的低唤,还有森然的:“天阑,诛仙剑阵!”

天阑剑化作密密麻麻的灵剑飞啸着朝着人群飞驰而去。

他也终于看到了那一幕,他第一次受伤了,他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了慌乱,像个孩子一样,捧着那个铃铛,欲哭无泪,无措的紧紧捧着那个铃铛,可它还是碎了,就像他的心一样,碎了。

“叮……”

那个铃铛化作了光从他掌心里,消散了。

“师父——!”

那是多么绝望而怨恨的表情啊。

那是如何声嘶力竭的呼喊啊。

他曾见过多少次生离死别,却没有一次像如今这样,那绝望似乎可以毁天灭地。

或许就是这样的绝望里,那原本的青丝尽成华发吧。

陌清珩,你到底做了什么?

他自问着,一步步朝着逍遥天阑走了过去,蹲下身,试探性的伸出手。

一阵刺痛,他往下腹看过去,他的手穿透了自己的小腹,逍遥天阑空洞的眼睛往上看去,麻木的,最后露出淡淡的笑容:“师父说得对,谁——也不可信!”

他的手抽出的时候,鲜血四溅,逍遥天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他的手臂上还在不断的滴着血,胸口的衣服划破了,带着血迹。

陌清珩倒在地上,望着他,苍白的发尾垂及腰部,他走了,留给他的,只有一个背影。

他没有杀他。

但是从此,再也不能靠近了……

“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!我叫陌清珩!”

“我叫你什么?天阑大人?”

“你不是叫段墨玦吗?”

“段墨玦?那是谁?我叫逍遥天阑。复姓逍遥,名天阑。”

“天阑……”他喘息着呼喊着那个人的名字,“不是……不是我叫他们来的……不是我……”

他听不到了。

若非信自己,若非为了见自己,若非怕伤了自己,他直接一道岁月逆流全部都会死,清魂铃也不会被毁,就算如此,他也未曾要杀他,他毁了他唯一的温存,他便给了他一招,从此恩断情绝,若非因为家祖,他怕是连命都会没了。

自始至终,也只是因为家祖罢了。

唯一的传音符碎了。

他再也没有途径找到他了……

再也找不到了……


风起天阑 楔子

他遇到他的时候,不是最好的时候。

所以,即便他再怎么拼尽全力也不可能靠近那个他。

冰冷,残忍,令人畏惧,人人欲诛之而后快。

只是他却能感觉到他冷笑背后的苍凉,面具背后的绝望。

“陌清珩,你真是可笑又可悲。”

“那么天阑大人,你又是怎样的?”

一支引魂笛,他吹了千年万年。

岁月逆流,穿梭了千年万年。

每一次轮回只求再见那人一面。

若真无情,为何会眷恋那虚妄的温情?

风吹起他雪白的长发,额上金色的发饰熠熠生辉。

“段墨玦?那是谁?我叫逍遥天阑。复姓逍遥,名天阑。”


大家好,我是 @叶落知秋 的又一个小号,专写原耽,知道这年头原耽不好写,喜欢就看看,不喜欢可以略过。其实本来是想退坑写的,但是没办法啊,舍不得我秋秋还有修修啊,还有少天啊,还有文州啊,只能开小号了……